您当前的位置: 首都出书网 > 出版资源 > 综合资讯

3年1.35亿码洋,资深编辑“自我清零”打造新品牌

时间:2021-07-04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2018年6月11日,晓童书挂牌。到今天刚好3年。晓童书初创时有13人,除了创始人刘蕾的话来说,除了她的搭档黄梓珅是一名具有22年工龄的发行“老兵”,其余的人全部是“出版小白”。

刘蕾曾经在明天出版社(简称“明天社”)工作了22年,她离职前已经做了7年的副总编辑,一直从事着少儿读物的编辑出版工作。从交谈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身上具有一种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单纯气质。谈及晓童书从无到有3年来的发展,刘蕾提及最多的词是“感恩”。以下是她的3年童书出版经。

一个老编辑的“自我清零”

3年前,我离开工作了22年的明天社,决定创立一个童书品牌。我对自己的认知还是比较清晰的,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专注地做一个童书品牌,给中国孩子的阅读确立一个端正的起点,提供一条可靠的路径。

我的做书理念并无稀奇之处:晓童,懂得童心,理解童年。背靠广阔的文化视野,根据孩子生命成长的不同阶段提供适宜的读本,从图画书、文学、科普、人文等角度为0~15岁孩子的心灵发育提供优秀的精神养料。这与很多少儿出版人的理念差不多,和我以前秉承的宗旨也没有特别大的差异。

微信图片_20210615150658_副本.png

3年来,晓童书之所以能够获得一些肯定,我想是时间在说话,我们用115本书老老实实地践行了这份理念,没有一本书的出版脱离了这个宗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作家、画家、工作室伸过来合作的橄榄枝,这让我非常感动和欣慰。

2018年3月底,我决定加入青岛社。在这之前我有一些别的选择,青岛社打动我的是真诚的善意和快速决策机制。

从2018年4月10日选定办公地点到2018年6月11日挂牌,60天时间里我经历了一个童书编辑以前没有经历过的很多新鲜事儿:给品牌起名字、选址、与房东讨价还价、思考运营模式、发布招聘信息、面见求职者、设计办公室风格、跑家具市场……

对于一个在安逸环境中工作了20多年的老编辑来说,这也算是向“出版人”身份转换中补上的“必修课”吧。现在回想起那两个月的时光,心里充满了对青岛出版集团的感恩,他们自谦包容,给了我搭建平台从宏观到微观的指导。

从蔷薇花开忙到日头渐毒,团队一点一点搭建成型了。济南不像北京、上海是人才高地,招人难。我用最笨的办法一个一个面谈,一谈就是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把真相、困难、志向和盘托出,好像面试的不是求职者,而是我在接受一场长时间多角度的论文答辩。

虽然曾经累到嗓子失声,但是我的愿景和信心在一遍遍的描述中越来越清晰,2018年6月,一个13人的小团队组建完成。今天,晓童书的初创者都还在。翟宁宁、孙学敏、张佳琳、李兰香、徐杲昊、黎家嘉、王建红……她们已经不仅仅是我的同事,我们也成为了彼此的“后天亲人”。这让我也总结出一个人生道理:与其花马吊嘴,不如里外一张皮。

 2.jpg

原创起步,走出自己的路子 

与市场上绝大多数童书品牌靠引进版起家不同的是,晓童书是靠难度更高的原创起步的。

原因有二:一是2018年时的引进版环境已经无法和早些年相比,版权价格昂贵,有实力的竞争者众多,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加大;二是我以前还算有一点做原创的经验和资源,很多作家朋友也在第一时间对我表示了态度鲜明的支持——这一点可以写另一篇文章,也许会比这一篇更加好看。我的性格里有一些“呆傻”的东西,一旦认准就会全力以赴,不太会计算“投入产出比”,与精细的计算相比,我更相信时间的力量。这也是我特别感谢青岛社的地方,他们给了我三年的孵化期,我这才能够比较从容地做产品线搭建和打磨一本本的书。

晓童书从2018年12月出版第一本书《太阳和阴凉儿》,截至2021年4月,共出版图书115种,码洋1.35亿元,销售收入2393万元。《一年级的小豌豆》和《小豌豆的一年级寒假》2019年1月出版,当月就登上了开卷新书榜Top10。《小兵雄赳赳》入选2019年中宣部优秀青少年读物出版工程,《太阳和阴凉儿》《无尽夏》《那时月光》《牧歌》《我亲爱的奶娘》《月光小巷》《清明上河图谜案》《喜鹊窝》等很多原创童书获得了大大小小的奖项,入选了不少媒体和机构的推荐榜单,品牌效应初步显现。

 3.jpg

到目前为止,晓童书还没有做出所谓的“爆款书”,并不是我们不想做,但这个事情不是愿望+努力就能如愿的。

目前我们销售最好的书是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商晓娜的《一年级的小豌豆》和《一年级的小蜜瓜》。它们共印刷23次,135万册。加上我们新开发的“寒暑假”系列,这个一年级板块的销售已经过200万册了。我给编辑们说,这套书是有十多年的市场基础的,我在明天社时就销售了226.4万册。它们是扶我们起步的助力,切不可贪功,要保持头脑清醒。

4_副本.jpg

我们已经出版的115种书里,原创图书84种,占比73%。做原创难归难,但是乐趣和收获也更多。比如可以与作者们深度沟通,比如对编辑力的全方位锻造提升,比如对营销更好的配合度,等等。我们之所以选择一条更难走的路,是想把路走得更远。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强调原创并不排斥引进版,相反,面对经典优秀作品早已名花有主的出版格局和国外良莠不齐的出版资源,我们会以更加理性审慎的态度去面对,目前晓童书已经储备了不少优良的引进版资源,会以合适的节奏推向市场。

其实我们说引进还是原创,那是出版人自己的角度。读者只关心书好不好看,值不值得买,买得值不值。作为出版人,我们端给读者的产品应该执行同一个标准:思想精深(就童书而言,可以理解为好的价值观和内容),艺术精湛,制作精良。

童书出版的美学追求

在我的编辑生涯中,因缘际会,有相当多的精力投注在了图画书(儿童绘本)上面。如今的图书市场,图画书已经成为一片红海,但在世纪之交,它还仅仅是专业圈子里一个令人兴奋的小众话题,大众层面的认知启蒙还没有开始。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国外积累了上百年的优秀图画书开始陆续进入我国图书市场,由于理念超前,虽然视觉冲击强烈,但是不菲的定价超出了一般读者的接受水平,那些经典图画书刚进入国内市场的头几年销售普遍惨淡,但是它们对我的儿童观、出版观、编辑理念、设计理念的冲击和启发却是深刻而持久的。
我要感谢明天社的老社长刘海栖先生,正是由于他的超前意识、优秀眼光和过人豪气,明天社很早就引进了一大批世界顶级图画书,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编辑得到了良好的职业训练和滋养。那些经典图画书的故事高度、绘画水准、装帧设计以及它们承载的儿童观,就很自然地内化为我做书的美学准则——要做书架上立得住的书。

与其他门类的图书相比,童书由于其读者对象的特殊性,格外需要好的呈现形式。我认为形式和内容不应该是两张皮,形式就是内容的一部分,年龄越小的孩子越有理由得到视觉上的专业呵护与培育,图画的风格、色彩的传达、纸张的选择、工艺的设定……都是与内容同等重要的因素,对于婴幼儿图画书来说,这些因素甚至比文字更加重要。

书是孩子的玩具,那么玩具的安全性就是最重要的性能;对于年龄再大些的孩子来说,书是开蒙启智润心的伙伴,良好的视觉体验自然有利于目标的达成。蔡元培先生说过,“美育是最重要、最基础的人生观教育”,吴冠中先生说过,“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现在国家也在强调美育,给孩子们的书一定首先要好看。良好的审美力是最不容易被5G时代的机器人取代的能力。

基于以上的认知,我对晓童书的产品品相和调性非常重视,成立了装帧设计部,配备了5名专业编辑,由资深设计师于洁领衔,她们当中有深谙印刷工艺的美编,也有出版过绘本的后起之秀。也许有人不同意这种做法,认为用工成本太高,但我还是想坚持一下,毕竟童书的插画和设计比重远大于成人读物,外包出去的沟通成本其实并不低,而原创图画书更得需要编辑们即时沟通。我们平日里最忙碌的办公室就是装帧设计部,责任编辑和营销编辑穿梭往来,她们不是在讨论产品的插画设计,就是在商量营销物料的设计优化。

 一个品牌气质的形成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时间,真的急不得。书店里、书展上千人一面的平庸设计太多了,速成的拼凑的抄来抄去的东西太多了,总跟在别人后面模仿有什么意思呢?晓童书虽然才做了一百多种书,却已经发现了设计和广告语都被人抄袭的几起事件,还是相当专业的出版社所为,令人哑然。给孩子们做书,要走心,用心,讲良心。

5.jpg

人文的,儿童的,艺术的 

秉承“理解童心,懂得童年,在广阔的文化视野里撷英取萃”的出版理念,具有良好人文学科涵养和审美素养的晓童书编辑团队,在引进版童书的选品方面看重的是人文价值、儿童趣味、美学追求三者的高度统一。
培养孩子们良好的人文素养是晓童书信奉的价值出版的重要组成部分,追求“无用之用”和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教育孩子向来是世界顶级童书的共性,带领编辑们在世界顶级童书中汲取养料,拓宽视野,以这样的眼光去选品,才有可能最大化地实现品牌价值。

当下竞争激烈的版权市场和过于看重产品“功能性”的出版环境,对一个非常认可非功利价值的初生团队来说,要想快速打开局面,可谓困难重重。然而,晓童书并未因此放弃自己的追求。 

3年来,30多种承载着世界不同风貌的童书已然成为晓童书的家庭成员,人文性、趣味性、艺术性三者互相交织,统一体现在引进版的产品中。
《红礼盒》《小小孩 大梦想》《我会永远陪着你》《抓一头大象当宠物》《了不起的北极熊》《一个世界 多种色彩》《空中遨游世界奇观》《小小万事通》《我是蝌蚪吗?》等图画书,都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引进出版的。它们虽然没有爆款的明星气质,却也各具趣味和风姿,赢得了很多读者的认可。 

凯文·汉克斯是一位非常符合晓童书价值定位的作者。作为凯迪克大奖和纽伯瑞大奖的获得者,他非常善于捕捉和描绘儿童的心理、看重生命的体验和心灵与大自然的奇妙共振,在富有哲思的故事场景中教给孩子体味生命的美好。我们会陆续推出他的八本图画书,从不同角度描绘自然与生活的美好,孩子们丰富的生命感知力和表达力会被唤醒,阅读的愉悦绵长而持久。

6.jpg

来自英国的亚历山大·麦考尔·史密斯也是一位在作品风格和创作理念上非常贴合晓童书价值取向的作家。他是一名高产的畅销书作家,作品被翻译成46种语言,多次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并获得过英国国家图书奖。他作品里体现出的对孩子内心世界的细致体察,对成人世界的深刻反思令人击节。他的作品描绘了广阔的社会生活场景,展现了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能够从中汲取到多重精神养料。

《哈里的魔力双脚》是我们出版的第一本儿童文学书,这本书一经出版,便获得了行业专家的肯定,入选了2020年度“爱阅童书100”书单。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将推出他的更多优秀作品,让小读者跟着作品行走在世界各地,用一颗善良、正义、智慧之心感知世界之大,不畏困难,坚定地怀抱理想信念,走出自己独一无二的广阔人生。 

7_副本_副本.jpg

亚历山大·麦考·史密斯/著,青岛出版社,2020年9月 

目前,我们已经储备了一百多种引进版童书版权,以符合出版规律的节奏陆续推出。假以时日,晓童书的品牌建设会在价值出版理念的坚持下取得丰硕成果。

(本文编辑:安重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