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都出书网 > 出版资源 > 综合资讯

一个新锐的学术出版品牌是如何成长的?“大学问”团队如是说

时间:2022-04-23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2019年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简称“广西师大社”)推出了日本学者池田知久的一部学术作品《问道:〈老子〉思想细读》,书脊上出现了一个全新的logo,“大学问”品牌的第一本书就此诞生。

两年多的时间,这一全新的学术图书出版品牌已出版图书30余种,从数量上而言不算多,但对于学术出版的坚守和深耕,已经让“大学问”品牌获得了读者和市场的认可,品牌的学术影响力和美誉度逐渐提升。“守望学术的视界”,在一定程度上诠释着广西师大社的情怀和初心。

“大学问”品牌部分图书实拍图1xiao.jpg

“大学问”品牌部分图书实拍图

学术出版的经济效益不突出,为何要坚持做下去?

为什么要做学术出版,为什么要做“大学问”?

我们都知道,现在并不是一个做学术的年代,或者说现在不是一个学术出版的年代。从90年代开始,学术出版差不多是陷在一个死胡同的。在很多人看来,学术出版差不多等于自费出版或补贴出版,作者按出版社的要求支付出版补贴,出版社按作者的要求确定印数,二三百本,或三五百本。这个数字与80年代中后期出版的学术书相比,是“不堪看”的。现在的学术书出版后,作者用来评职称、评先进、调岗位,送几本给朋友,然后是作者闻闻书香,孤芳自赏,基本上没有传播意义上的服务民众需求、促进社会进步的价值或功能。这是当下学术出版的困境所在。

那么走出困境,出版人能做什么?

广西师大社副总编辑、“大学问”品牌策划人赵运仕认为:“从认识的角度来说,我们要看到学术出版的高度。我们经常说,教育类出版,尤其是教材教辅的出版,是一家出版社的支柱,但我们更要认识到,学术出版是出版社的底蕴或基石,它决定了一家出版社的高度——责任和使命,它决定了一家出版社的长度——持续稳健的发展,它决定了一家出版社的温度——对出版事业的真爱。有了这种认识,才有学术出版的担当,把学术出版视为一种责任和使命,倡导并践行学术出版,使学术出版成为做好学术的风向标。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们可以这样说,这是实现了出版自觉,真正地在实践传承文明的使命。”

基于上述认识,“大学问”品牌总监刘隆进介绍说:“‘大学问’的品牌logo,以篆书‘大’字作为主体形态,提炼出顶天立地的人物形象,结合了书籍立体书页的特征,表现出人书合二为一、德行兼备的寓意。参差的边沿体现出古朴的质感,仿佛一个人承载着厚重的传统文化和独立思想不断前行。”

微信截图_20220420145314.png

“大学问”品牌logo

“大学问”的品牌名称,则取自王阳明的作品《大学问》。“大学问”运营总监伍丽云介绍说:“这也是广西师大社的一个传统,‘理想国’取自柏拉图的《理想国》,‘新民说’取自梁启超的《新民说》。也就是说,我们的目标很明确,要打造一系列的高端学术图书,为学术出版做一点贡献。我们觉得,这个品牌名是非常富有包容性的,愿景也很宏大。”

“大学问”品牌以“始于问而终于明”为理念,以“守望学术的视界”为宗旨,致力于原创+引进的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图书出版,这也与广西师大社切实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以“开启民智,传承文明”为出版理念、以“为了人与书的相遇”为使命、以“出好书”为精神追求的发展道路相一致。

古今中西、兼收并蓄,让出版传递学术思想与价值

赵运仕介绍说:“我们基本确定了3个重点出版领域。一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主体内容的名家作品系列;二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内代表性学者的原创学术著作,展现学术研究的中国特色;三是在思想文化领域内具有学术价值的引进作品。”

围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们策划出版了龚鹏程《文心雕龙讲记》、张闻玉《古代天文历法讲座》、刘强《四书通讲》、王兆鹏《唐宋词小讲》等名家作品。还策划了“王向远比较文学三论”系列图书:《宏观比较文学19讲》《比较文学系谱学》《比较文学构造论》。编辑总监赵艳认为:“立足本土,兼收并蓄,在解析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找寻‘致良知’的路径中,‘大学问’适得其所。”

未标题-4xiao.jpg

在原创学术著作方面,依旧以学术名家作品为引领,诸如朱孝远教授的《学史之道》《宗教改革与德国近代化道路》等书,文化普及编辑室主任梁鑫磊说:“编辑室一直致力于打造原创学术精品,出版了多本学术名家文集和学术专著。编辑室同人也深知作为一所大学出版社的图书编辑,需有着推广国内优秀学术著作的使命感与担当。在未来的图书策划出版中,编辑室将更深入挖掘中青年学者的优秀原创学术作品,为‘大学问’品牌建增砖添瓦。”

在展现学术研究的中国特色方面,我们推出了黄宗智教授“实践社会科学与中国研究”三卷本,“分别从小农经济、正义体系、非正规经济领域进入中国的历史与现实,探寻符合中国实际的社会科学理论与未来长远的发展道路”,刘隆进说,“这可谓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2021年,《中国的新型小农经济》入选第四届“做書奖”年度社科图书。

“实践社会科学与中国研究”三卷本xiao.jpg

“实践社会科学与中国研究”三卷本

此外,黄宗智教授主编的“实践社会科学系列”,目前已出版6种,分别是:《意欲何为:清代以来刑事法律中的意图谱系》《实践社会科学研究指南》《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妇女、家庭与法律实践:清代以来的法律社会史》《现代中国的形成(1600—1949)》《国家与社会的二元合一:中国历史回顾与前瞻》。

刘隆进介绍说:“中国和美国的社会科学近年来多偏重脱离现实的抽象理论建构,而本系列丛书所强调的则是实践中的经济、法律、社会与历史以及由此呈现的理论逻辑。丛书的目标是要形成一系列具有比主流形式主义研究更适合中国自身的历史和现实的问题意识和理论观念的著作。”

“实践社会科学系列”6种xiao.jpg

“实践社会科学系列”6种

在引进版图书中,我们侧重思想文化史领域的重要作品,以及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而言具有借鉴意义的著作,如《问道:〈老子〉思想细读》《哥白尼问题:占星预言、怀疑主义与天体秩序》《发明个体:人在古典时代与中世纪的地位》《慢教授》《全民基本收入:实现自由社会与健全经济的方案》。在这些作品中,《全民基本收入》得到“国家队”“新华荐书”的推荐,刘隆进说:“这显示‘基本收入’的话题、理念与实践与每个国家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因此得到大家的重视和关注。”

引进版权类图书.jpg

引进版权类图书

在出版人看来,学术研究可以是象牙塔的工作,但同时也与社会发展是密切相关的,学术和出版必须担负服务国家、人民的使命。

2020年疫情肆虐,我们推出了夏明方教授《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一书,编辑顾族宸说:“新冠病毒肆虐下,这本书是一位历史学者对历史上瘟疫等灾害的分析,从生态史、环境史、灾害史的视野透视人类文明的发展及其不确定性的‘双相’特征。”2021年,本书荣获由生态环境部组织的第二届“公众最喜爱的十本生态环境好书”称号。

《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封面平面图xiao.jpg

《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

夏明方/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0年7月

2022年是我国“八二宪法”颁行40周年,我们在2021年底推出了田雷教授《继往以为序章:中国宪法的制度展开》一书,编辑王佳睿说:“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新中国宪法史一路磕磕绊绊,终于在以‘八二宪法’为开端的改革阶段稳固下来,本书从时间和空间两个范畴,探讨在改革开放的风云变幻中,宪法制度如何深刻地影响中国社会历史变革和制度创新,揭示宪法在理论和实践双重维度上的演进。”本书获得《法治周末》评选的2021年度“十大法治好书”称号。

《继往以为序章:中国宪法的制度展开》平封—xiao.jpg

《继往以为序章:中国宪法的制度展开》

田雷/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1年12月

可以说,好的“学术”,真正的“大学问”,必须为国家民族、社会发展提供智识上的帮助。

匠心设计、立体营销,让学术面向读者、走向市场

在我们的既有印象中,学术图书封面和整体设计通常都十分“朴素”,甚至在一些编辑的眼中,学术书的封面就应该“简单”。但在品牌化发展的今天,在读者和市场愈加“挑剔”的当下,一本书的“颜值”变得异常重要,这是一本书给读者的第一印象,直接关系到部分读者是否有兴趣继续关注图书的其他信息。可以说,学术图书的装帧设计,越来越受到出版社和编辑的重视,要做好学术图书的品牌化和市场化运营,出彩的装帧设计成为必备要素。

大学问宣传海报-(不带二维码)xioa.jpg

“大学问”品牌图书除了对封面设计的高要求,也尝试在书籍形态上进行创意设计。刘隆进率先在团队里提出,要在“大学问”图书中尝试做特装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围绕《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继往以为序章:中国宪法的制度展开》《现代中国的形成》《亡明讲史》《结社的艺术》等书,与出版社市场部进行合作,推出了限量的特装图书,不仅受到读者的广泛认可与好评,也有力带动了普通本的销售与影响。

“大学问”品牌特装图书xiao.jpg

“大学问”品牌特装图书

2021年7月,“大学问”尝试推出特装书,将美国学者白德瑞的学术图书《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设计成书口喷绘的限量特装本。在封面和三面书口,通过长镜头的方式,呈现出清代的码头、寺庙、城门和衙署等建筑,以及挑夫、轿夫、纤夫、船工、衙役等小人物。编辑王佳睿介绍,《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会员定制本的发行很成功,同时还带动了普通本的销量,普通本在短短两个月内就3次加印,最后总印量突破2万册。

《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特装实拍图xiao.jpg

《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特装实拍图

在此之后,2022年1月,李怀印《现代中国的形成(1600—1949)》一书也循着同样的路径制作了特装本,编辑和永发说:“该书的特装本创造了一个纪录,仅预售3分钟,限量1000册就被‘秒光’。”

《现代中国的形成(1600—1949)》特装实拍书影xiao.jpg

《现代中国的形成(1600—1949)》特装实拍书影

而《亡明讲史》特装本,我们尝试了新“玩法”,编辑原野菁说道:“本书的特装本我们不再限量,而是展开了72小时限时征订,结果创下了预售征订3100余册的好成绩。”此外,《结社的艺术:16—18世纪东亚世界的文人社集》一书的特装本,我们也尝试了新工艺,即对三面书口进行激光雕刻。

匠心设计之外,“大学问”图书的立体营销,也促进了学术图书的内容传播与市场扩大。“大学问”品牌的宣传团队一共有三人,在图书宣传上,她们尝试借力多种渠道,拓展图书销售新模式:宣传以线上推广为主,线下活动为辅;将单本图书的宣传与“大学问”品牌推广融合,并结合图文、音视频、直播、特殊渠道分销等多样方式,立体化推广宣传。针对重点图书,采取立体化营销,在新书上市前期集中火力猛攻,实现图书宣传效果的最大化。

如2021年,针对《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一书,重点联系历史类、社科类媒体等,大量的历史类公号、博主,特别是明清史类的媒体,合计超100家,强密度集中发布本书的书讯书摘,使得该书获得了广泛了市场关注度。

同时,邀请译者在历史类媒体如澎湃私家历史、全历史等平台进行访谈,进一步扩散了新书信息。在图书维持较高热度时,针对出版社自有社群提供定制化服务,推出特装书,吸引读者关注,并在出版商务周报发布《爪牙:清代县衙的书吏与差役》特装诞生记的编辑手记(详情请戳),为图书营销增加流量。持续性参加网店活动,保证本书在网店的排名靠前,也争取了不少营销页面。该书成功入选各类权威榜单,上榜豆瓣新书速递,又一次增加曝光率,促进了图书销售。

针对一般市场书则采取精准营销,联系对口媒体,重点突破。通过前期“大学问”品牌内的优质图书,营销团队已深入开拓历史类、社科类、人文类、经济类各类媒体,与许多渠道建立长期合作。这些积累也为后续同类型的图书宣传做好了铺垫。

学术研究和学术出版,优质的内容如何向更广大的市场和读者传递?学术不应该只存在于象牙塔中,除了专业读者,学术更需要向大众读者和时代传递有价值的知识与思考关怀。因此,作为出版人,如何让学术贴近读者、面向市场,便是值得深入挖掘和开拓的方向。从“大学问”图书的运作来看,品牌总监刘隆进认为,以下几点值得我们重视和思考。

首先,让学术贴近读者,面向市场,优质的内容是基本和根本。这需要策划编辑具有扎实的专业基础,对学术研究现况及学术前沿有相当的了解,同时对学术出版的市场情况进行长期的观察。这是策划和组织优质学术选题的重要基础。

其次,让学术贴近读者,面向市场,品牌化发展和市场化经营是重要的手段与途径。形成学术出版的品牌化发展,不断提高学术品牌的辨识度、认可度和美誉度,这是当前出版界都在致力的方向;同时,将学术图书进行市场化打造,从装帧设计、市场营销等角度进行立体融合的开发与宣传推广,将大大提高学术图书的市场空间。

最后,学术出版的理念、关怀与坚持,是出版社行稳致远发展和赢得读者、市场认可的基石。一本好的学术书,可以做到长销,但很难做到畅销,若是仅从经济效益出发,那是很难长期做好学术出版的。学术出版要树立自己的品牌理念和市场宗旨,在保证基本经济效益的基础上,更加侧重社会效益、学术影响力和市场美誉度。

“大学问”品牌以“始于问而终于明”为出版理念,以“守望学术的视界”为出版宗旨,这同样符合广西师大社“开启民智,传承文明”的出版理念,“为了人与书的相遇”的使命,以及“出好书”的精神追求。基于理念价值与使命关怀的持续深耕,学术出版这棵大树,必将开花结果,蔚为大观。

“大学问”品牌部分图书实拍图2xiao.jpg

“大学问”品牌部分图书实拍图

(本文编辑:周贺)